www.avjm.cn北镇文章热点哪家比较好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水中捞月(组诗)

时间:2022-06-07 06:56:59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www.avjm.cn北镇文章热点哪家比较好资讯网
@水中捞月 东山的猴子一到秋天就开始 重演水中捞月的把戏 据说是周朝的某位贤人所教 曾在人间表演过无数场次 后来放猴归山的那只 又教会无数的徒子徒孙 人间也有不少人在学演此戏 总是学业未精,那轮水中之月 年年被猴子抢先一步 挂于东山之巅 秋又到了,

  
  @水中捞月

  东山的猴子一到秋天就开始
  重演水中捞月的把戏
  据说是周朝的某位贤人所教
  曾在人间表演过无数场次
  后来放猴归山的那只
  又教会无数的徒子徒孙

  人间也有不少人在学演此戏
  总是学业未精,那轮水中之月
  年年被猴子抢先一步
  挂于东山之巅

  秋又到了,月挂山巅
  最先照着的依然是猴子与神仙

  @地铁中

  我们在站台等地铁到站
  透过玻璃门看到
  轨道中间的流水潺潺
  从机车将来的方向
  流往必然消失的黑暗

  雨水正在头顶上泛滥
  我们从地面深入地底十米之下
  仍被它们追逐纠缠
  那辆车头终于开过来了,带着光
  亦挂着泪痕,为我们所见

  接下来的一站又一站
  每当停下时
  我们似乎听到雨水还在头顶
  追赶着咆哮如雷

  @秋水

  从我所在的地方望过去
  四周弥漫着秋水
  这没有共长天一色的秋水
  已然毫无顾忌
  或从天而降或积渊成潭
  或浩浩荡荡
  总也望之不穿

  只有我两眶之中
  留几滴昨日之泪,并非秋水
  映照着远山濛濛
  历史已经老去,庄周之水淡泊
  如果我们换一个地点
  不在江湖又如何

  不在江湖,你在何处漂泊
  秋水也是泛滥的模样

  @并蒂莲

  杭州西湖的并蒂莲被人采摘
  ****显示,采花大盗
  是一位柔美的****
  令人,情何以堪

  并蒂莲的出现几率
  仅为十万分之一
  采花大盗为****
  岂非十亿分之一

  许她为求与人并蒂
  许她为求艳美如并蒂
  许她为求同行之持荷****
  皆有花好月圆之愿

  全国人都知道了你的用意
  请将并蒂莲送归原地
  梗断丝仍连着
  两头皆流着白色的泪滴

  @****夏娃

  由卸下的一根肋骨长成
  自然一身韧性,坚硬无比
  不畏刺骨者,亦不畏剔骨者
  高亮的嗓音总是跑调
  却能刺穿一切黑暗
  也可喝退桥下的****
  仅凭一双老茧的温柔
  也可以让嚎啕者停止
  对这个世界的控诉
  你自己的疼痛都是小问题
  躲进黑暗中
  吞一粒止痛片慢慢消失

  我们是一窝没长全獠牙的狼
  紧紧地咬着你干瘪的乳
  直至吸到血腥味
  也永不放弃

  @野百合

  如果有一枝孤立于荒草之上
  开上两朵三朵的白花
  这在向阳的山坡应该很常见
  叫不上名字你不要窘迫
  它就是野白合
  你可以不认识它
  也可以视而不见
  但你没法否认它的存在与洁白

  有一次,我惊奇于它的孤傲
  开在了一座小小的坟上
  那是去冬刚逝的某个美丽的幽魂
  也如野百合一样地开放过
  它就像几枚素色的纸钱
  点缀了那****逝去后的****
  春天在这块向阳的山坡上
  渲染着一丛洁白,三朵,两朵

  @房屋出租

  我有一间房子渴望出租
  给那些正在打拼的年轻人
  我希望与他们有一个协议
  互相能够信守承诺
  我在网上招租,在微信上招租
  甚至在老旧小区张贴下广告
  尽一切可能地发出我的邀约

  我像当年的杜甫那么心诚
  希望大庇天下寒士
  虽然没有广厦千万间
  只有简陋的一舍
  足可让三两寒士避风雨
  但这个应约至今没有来

  我每天坐在楼房下
  以****发出我的邀约
  就像身旁这棵大树
  时刻等待着
  三两只会唱歌的鸟儿
  自行飞来

  @崔家店

  我从遥远的风雪之乡迁来
  崔家店没有风雪

  我从遥远的牛马之乡迁来
  崔家店没有牛马

  我从遥远的白河之乡迁来
  崔家店没有白河

  我从遥远的故地迁来
  崔家店只有一条高低不平的大道

  我以前所有的生活
  崔家店都没有

  但我还是愿意迁来崔家店
  就像《魏风硕鼠》中的那个决绝者

  “我发誓定要摆脱你
  去那有着****的乐土!”*

  注:原文为“逝将去女,适彼乐土。”

  @告别夏季

  离开夏季,就是离开风雨
  步入秋季,就是步入高远

  开始吹干燥的风
  开始飘灵动的云

  把湿气很重的身体
  迎向这西陆之风,风干自己

  做一朵轻盈的云,干干净净
  绝不再委屈自己

  做一朵****的云
  心,向往哪里,就飘向哪里

  @夏天的记忆

  有过多的雷声与雨水
  进驻我的身体
  肺部潮湿而霉变
  胃部胀气,滚动着闷雷
  心脏不堪挤压,时快时慢
  肾水过重,出口窄细,排积不畅
  频繁地点点滴滴
  思维开始紊乱,前天的雨水
  留待明日降落,往往
  到时更改为好天气
  夜半时分,那些暗沟明渠
  便积满了溺水者的尸体
  邻居的猫三次涉过我家阳台
  它的蓝色的眼闪着光
  配合着梦魇
  一声惊叫,坐直的人
  又倒进惊涛骇浪里

  @成都火锅

  一只羊没有吃完的青菜
  我们继续吃
  几尾鱼没来得及吐出的水泡
  从我们口中冒出热气
  牛肚破了,我们又装些别的
  替它吞下
  鸭肠叫断,干脆一口嚼碎
  还有冰啤与老白干
  它们都未曾碰过,我们来

  那些失去的、进行的和幻想的日子
  都在一口锅里咕嘟咕嘟
  咕嘟咕嘟地翻滚着
  红油中浸一些麻醉剂
  按下一片,提起一片,漂浮一片
  最后集中在腹内翻来覆去
  再涮几个来回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